飞牛84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大越代王 > 第四十四章 儒分八派
    刘恒等人跟客栈掌柜的订了四间上房。刘恒住一间上房,老牛住一间上房,高庆和马啸住一间房,田日光自己住一间,至于杨奇嘛,他不需要房间,不需要睡觉。
    刘恒和郑经正襟危坐,边品味着茶水,边等待老牛他们归置完行李。
    刘恒向郑经开口问道:“郑兄可是津城本地人?”
    郑经回答道:“薄兄,在下并非津城人,到此乃是游学尔。”
    刘恒笑呵呵地开口说道:“游学好啊,正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。”
    那郑经又听到刘恒口吐金句,眼中闪烁不一样的光芒,开口说道:“薄兄当真是好文采啊。”
    刘恒笑着回答道:“在下才薄智浅,当不得郑兄这般谬赞。”
    郑经连忙回道:“当得的,当得的,薄兄这文采都当不得的话,那天下还有何人配得上这文采二字啊。”
    刘恒被表扬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害羞地说道:“郑兄,过奖了,过奖了。”
    郑经问道:“对了,薄兄,不知你师从何人呀?”
    刘恒回道:“在下并无老师,此番出来正是求学。”
    郑经夸赞道:“薄兄并无师者教导,便有如此文采,足见天赋了得啊。”
    刘恒自谦回道:“在下虽无师者教导,但有家中长辈谆谆教导。谈不上什么天赋了得。”
    郑经回道:“那也是自身有天赋才行啊。”
    刘恒受不了这没完没了的夸赞,转移话题地问道:“郑兄见多识广,才学渊博,不知郑兄对于在下的求学之路有什么好建议吗?”
    郑经听到了刘恒的问话,不禁皱起了眉毛,说道:“求学一事,兹事体大,在下怎敢轻易多嘴啊,薄兄。”
    刘恒拱了拱手说道:“郑兄但说无妨,在下只是感到前路迷茫,希望吸取四方建议。”
    郑经回礼说道:“百家之道,各有不同。单说我所学的儒家,自圣人孔子死后,便分为了八派,分别是子张之儒,子思之儒,颜氏之儒,孟氏之儒,漆雕氏之儒,仲良氏之儒,孙氏之儒,乐正氏之儒。”
    郑经继续解释道:“八家尊孔子为祖,主张各有不同。”
    刘恒皱起了眉头,对于郑经的话,感觉他好像说了很多,但感觉又没有说什么,淡淡的问了一句说道:“那不知郑兄学于哪一派啊?”
    郑经回道:“我学于白鹿书院,分属子思之儒。书院之名与这客栈,与薄兄念的那首诗一样的出处,取自《诗经》鹿鸣。”
    他接着又唱了起来: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吹笙鼓簧,承筐是将。人之好我,示我周行。呦呦鹿鸣,食野之蒿。我有嘉宾,德音孔昭。视民不恌,君子是则是效。我有旨酒,嘉宾式燕以敖。呦呦鹿鸣,食野之芩。我有嘉宾,鼓瑟鼓琴。鼓瑟鼓琴,和乐且湛。我有旨酒,以燕乐嘉宾之心。”
    刘恒听着郑经的歌声,不得不说他唱的真好听啊。待他唱完之后,刘恒又问道:“不知郑兄能否说一说贵派的主张啊?若不便说,权当在下没有问过。”
    郑经淡然地笑了笑,说道:“这有何妨啊,事无不可对人言,我子思一派讲究一字,曰为‘诚’乎。礼归于诚,诚以养气。我派主张君诚,臣诚,民诚,则社稷清明,安居乐业。人人若诚,世上再无山中贼,亦无心中之贼。”
    刘恒大声叫好,说道:“此乃培养正人君子之礼,好一个‘诚’字。在下若有机会,必当求学于白鹿书院,学于子思一脉。”
    郑经听到自己的书院被人夸,兴高采烈地说道:“若薄兄来到我白鹿书院,那咱们便是同窗了,可以一起秉烛夜读,畅谈世事了。”
    刘恒说道:“好好好,等我入书院的时候再说。”
    这时,老牛来到刘恒的身边行礼说道:“公子,咱们的行李都归置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