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牛84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大越代王 > 第三十章 皖王的规劝
    在一间昏暗的屋子内,一人站着作揖,向端坐着的两人禀报事情。待禀报完之后,站着的那人拱手告退。
    一人把玩着手中的玉葫芦,开口说道:“对于刚才来报十三弟去完东宫之后,又派人向那赵王府传递消息的事情,你怎么看?”
    另一人面容阴鸷,语音中毫无情感地回答道:“无它,坐着看。”
    那人收起手中的玉葫芦,对着面容阴鸷的男子说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幽默啊,刘弘。”
    一道光线照在说话那人的脸上,显露出那张熟悉且温文尔雅的面孔。若是此刻刘恒在此处,定能认出这张脸的主人。此人正是他的八哥,皇八子——淮南王刘据。
    而此刻与淮南王刘据对话的那人,面容阴鸷,一看就是个狠人的人正是皇七子——皖王刘弘。
    皖王刘弘面无表情地接着话茬儿说道:“我觉得还不错。”
    此话一出,淮南王顿时无语,无奈地摸着额头,试图将话题引回正轨,说道:“我们正在聊正事儿呢,刘弘。”
    皖王还是一如既往地说道:“那是你的正事儿,不是我的正事。”
    听到这话儿,仿佛戳中淮南王的泪点似的,眼泪都顺着脸庞流了下来,哭哭啼啼地说道:“我从小就孤苦无依,父皇不宠爱,母亲虽然想帮我,但她也只是个小小的才人而已。如果这时连你都不再管我,那我只能身死国灭了。老七你真的忍心吗?”
    皖王面无表情地看着淮南王流泪,就静静地等待,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。
    淮南王看到皖王毫无动作,也没有开口安慰的意思之后,自己就把眼泪收了回去。若是刘恒在此处看到了淮南王这番儿眼泪说流就流,说收就收的操作,肯定会直呼“666”的。这无疑是小刀拉屁股——开眼了,有这儿天赋,是个十足的戏精,不去当戏子真是可惜了了。
    皖王看到了淮南王把眼泪收起来之后,语气中丝毫儿不带有波动地说道:“你演完了啊,从小到大你就整这一套,烦不烦啊。”
    淮南王听到皖王说烦不烦的时候,又要准备开始刚才的表演。
    皖王见此场景,连忙制止,转移话题说道:“停,你不烦,别再折磨我了,不是要聊正事嘛,聊吧,我等着呢。”
    淮南王见皖王愿意配合了,心满意足地问道:“刚才那件事,你怎么看?”
    皖王整理了一下衣衫,正正经经地回答道:“这件事情根本不用看。”
    他喝了口水,继续说道:“这件事无论怎么看都是毫无意义。这让我想起一件古事来。”
    淮南王极其配合地问道:“哦?何事啊?”
    皖王缓缓地开口叙述出来说道:“这件古事发生在前朝有虞一朝。有一名少年名叫徐乐青,为人仗义,因替友人顶罪,被罚当了军中仆役,机缘巧合之下,被他当时的统领所看重,便从了军。”
    淮南王问道:“然后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