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牛84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拳鬼 > 六十九、司空无咎
    来的可真不是时候。
    唐斩眼角余光就见四道身影闪身而进的瞬间便朝他扑了过来,身法矫健轻灵,俨然都非常人。
    非但如此,这四人步伐还各成阵势,彼此配合,俨然擅长合击之招。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两掌相对一瞬,随着劲力炸响,无心道人已借力向后凌空一翻,落地复又纵跳一跃,袖如鹤翼,在空中一展一瓢已站在那光头的身侧,面沉如水,没有表情。
    但他单足一定,竟复又掠空而起,抬手抖腕,袖中拂尘滑出,一蓬银丝如烟花齐放,又好似万千牛毛细雨,先于四人朝着唐斩劈头盖脸的罩来。
    竟然还有暗器,飞针。
    针上色泽有异,怕也不单单只是简单的飞针。
    好狠,好快,好阴毒的手段。
    唐斩眉目沉凝,不由分说,身形陡震,身上练功服已被筋肉撑开,他脚下后撤,双臂一翻一甩,翻起的衣裳迎风就展,如一片黑云,朝那一蓬飞针卷去。
    恰恰就在这时,那四人的合击之招已到近前,与那光头的手段颇为相似,云手、单鞭、推手、太极炮锤,纷沓而至,刚柔配合。
    武有八极定乾坤,文有太极安天下。
    这四人一出手果然不同凡响,唐斩一手翻衣似云卷,一手已扣指擒拿,以鹰捉之势抓向最近一人。
    可鹰爪前一秒落下,下一秒就被一股圆融劲力拨到一旁,他不由脸色微变,皱眉凝目,眼中是暴增的浓郁杀意,眼仁霎时猩红一片。
    “好家伙,太极刚劲、太极化劲、太极听劲,嘿嘿嘿……”
    嘿声冷笑乍落,正好暗器已毕,唐斩退势一稳,手中黑衣哗啦一展,自四人面前一晃而过。
    遮挡视线的同时,却见一双手刀悄然抬起。
    一旁冷眼旁观,准备目睹唐斩临死惨状的无心道人在看见这双手刀后双眼陡张,勃然色变,蜡黄干瘦的脸皮连连颤动,两腮更见脉络隐现,上前援手的同时已语气极快的低喝道:“快退。”
    猝不及防的开口,令他的声音听着都有些尖利刺耳,带着莫名的惊疑和悚然。
    “晚了。”
    唐斩狞笑一声,掌刀当空一劈,身侧一个还未反应过来的女人瞬间定格当场,姣好的五官已然僵住,一缕血线缓缓从其脖颈渗出,随着她眼中的神采飞快黯淡,一团血雾喷薄而出,飚射如吼,死的干脆。
    一招未落,唐斩双手五指急收,十指内扣,势如虎扑奔向另一人。
    然而意外的是,一个人影猛地闪出,挡在他面前。
    居然还是那光头,他面目阴森狰狞,双手如封似闭,云手照旧,使的乃是消力化劲的打法。
    先前二人斗力斗劲此人分明已受极重内伤,现在还敢出手,分明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思。
    “我成全你。”
    唐斩冷哼一声,指爪变化间脚下陡见杀招,跺足重落,光头始料不及,两脚脚背筋骨当场爆裂,骨茬外翻,剧痛之下,他手上劲力不由一滞。
    不及惨叫,唐斩破开对方双手的攻防之势,一根食指已点在光头的咽喉。
    那合击阵势的另外三人却也因此有所喘息,连连惊退十数步,胸膛上是一道皮肉外翻的血口。
    无心道人看着捂着咽喉重重倒地的光头,古板阴沉的老脸终于是再也忍不住的露出惊怒怨恨之色。
    “我说呢,怎么滨海市突然冒出来你这么一位不得了的大高手,原来是夜叉当面。”
    他语气幽幽,然吐出的嗓音却凄厉沙哑的厉害。
    唐斩眸光如刀,扫过几人,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莫名的躁动和不加掩饰的恶意。
    “我不明白你说什么。”
    无心道人死死的盯着唐斩,神态也愈发阴沉阴鸷,布满血丝的眼睛透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寒芒。
    他心中早就有所猜测,毕竟那场直播中唐斩和司空恨交情匪浅,有很大的可能对方也是官方组织的人,他只是没想到唐斩会这么年轻而已。
    “无心师兄,你们……”
    门外又有人挤进来,但一见里面的情形还有满地的尸体,全都脸色微变的又退了出去,关上了门,好像从没出现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