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牛84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海上升明帝 > 第590章 猪狗不如
    鸡叫头遍。
    谢迁和丁可泽的人马便踏着苍茫月色出发。
    丁可泽带着他十几骑手下在前带路向导,谢迁领百余家丁和三百余青壮马队跟随,其余的前后左右四营人马,则随后赶来。
    八个投降的汛塘绿营城守兵,被分到了前营,前营都是青壮,大多是农夫佃户等出身 后营则是老弱妇孺,左营中壮妇,右营是少年,编成这么几营人马,也有几分模样。
    临出发前,八人还又都领到几个窝窝头 刚出锅的玉米窝窝头热乎着,吃下肚后整个人都感觉精神了许多。他们几个虽然饿了太久 身体比较虚弱,但终究人年轻,此时也不用背负铠甲上弓弦之类的,扛着杆木枪倒也是轻装行进。
    “听说去打土豪!”
    “我听说是打孙之獬,就在三台山藏着。”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个大汉奸,他家据说很有钱,在江西招抚的时候,贪了许多财宝,据说数十万两呢。”
    几个人虽是刚降的绿营兵,但其实对孙之獬这种人也是十分不齿,他们此时也已经把辫子割掉,拿头巾包起,只是身上还是绿营的号袍,一时也没其它衣服,于是把衣服反穿。
    “灭了这孙贼,咱们也能吃肉。”几人充满向往,走路都更有劲了。
    队伍走的很慢 尤其是后营的妇孺们,走走歇歇 几营人马拉出二三十里长。几个降兵倒是意志很坚决,咬紧牙关紧紧跟上大部队,这要是跟丢了,再想跟上就难了。他们可不想错过杀汉奸分金银大块吃肉的机会。
    三台山就在范阳河边上,据说被淄川文人列为淄川八景之一,也被称是古般阳二十四景之一,因此有许多淄川的文人士绅们,在山上建别业修山庄,夏日避暑,秋天打猎,冬天还能赏雪。
    三台山上还有庙宇,最早建于唐代,有七殿三宫四洞二阁,还有钟鼓楼,天启年间本地士绅还筹钱大修过。
    主峰在西,东南为扁山,东北为光油头山 三个山峰顶端均有很平坦的开阔地带,仰望其上 犹如三个台子 故名三台山。
    百姓则说三个山头如鼎足而立,所以又叫支锅山。
    “孙贼就在主峰。”
    谢迁一行前锋抵达山下时,天色还早。
    从章丘那边长白山下过来,五十里路,他们快马加鞭,也就一个时辰不到就已经抵达。
    不过后面大部队却已经全甩在半路上。
    放眼望去,三台山,三座山峰鼎足而立,确实像是支了口锅在大地上。
    一路之上,遍地枯黄,满眼望去,尽是荒凉。
    山下范阳河边是大片平地良田,丁可泽告诉谢迁,“这些地基本上都是孙、温两家的,有许多原不是他们家的地,可也都寄名投献,名义上就全成了他们家的地。”
    “这些狗贼,良田阡陌,以前却不缴粮纳银,倒全压在我们这些穷苦人头上,该杀。”谢迁骂道。
    这位如今被山东巡抚奏报北京,称做是济南第一大寇的好汉,起义以来,打土豪、分钱粮,以白袍为标志,让多少地主士绅闻风丧胆。
    其实三台山并不算什么大山,也没什么险要可言。
    山下西边是范阳河流过,周边是平川谷地,比起东面鲁山,西南泰山,甚至是他们西北的长白山,三台山都顶多算是河谷平地上的几个小山包而已。
    孙家在山上有庄园,明末之时战乱不断,响马、流贼四起,乡绅豪强要么就搬到城里居住,要么就在险要的山上建立堡寨自卫。
    孙之獬之前是住淄川城里的,听说明军来了,慌乱就往山上跑,这山上也是暗里经营多年,庄墙加固,他家的庄丁护卫也多,甚至还买了火枪、虎蹲炮等。
    对付一般的流民是没问题的,就算一般的响马、山贼也是讨不了好。
    不过对于谢迁来说,他县城都打下几座了,还会打不下一个小小的山庄?
    仔细的观察了一阵,他让所有人找个隐秘地方休息,等待后面的人马到来,待天黑后行动。
    他们就在三台山下数里外的范阳河西岸的一个废弃村庄里隐蔽休息。
    后面几个营则被要求停在更远的一个废墟里隐藏待命。
    夜幕降临。
    谢迁他们饱餐一顿,摸黑过河上山。
    丁可泽先一步摸上山,与山庄里内应的兄弟联络。
    谢迁他们潜伏山庄外,没等多久,终于见到火光信号,立马杀过去。
    山庄大门已经被丁可泽内应打开,那人是山庄中的护卫,早就投了丁可泽,此时带着几个弟兄打开了山门。
    谢迁一马当先杀入。
    山庄里一片混乱,虽然孙之獬在山庄里有许多庄丁护卫,甚至还有鸟铳火炮,可山门一开,哪还挡的住。
    许多庄丁更是一听谢迁和丁可泽的大名,立马就弃了武器投降了。
    混乱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,谢迁他们就彻底的控制了整个山庄。
    大家高兴的开始抄家。
    “孙贼呢?”
    “已经抓到了,孙家和韩家两家共抓获了三百余族人,庄上的护卫家丁则大多投降了,几个不识相的被我们乱箭射死了。”
    谢迁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,“封锁山庄,别放跑一个汉奸家人,将他们分开审讯,把他们藏着的金银钱粮,都审出来。”
    孙之獬被带了上来。
    义军杀入时,他还在床上搂着小妾亲热,结果被吓的差点马上风,来不及反应,就被义军闯入将他抓走。
    被赤果着五花大绑,寒风里冻了快一个时辰,人都快冻僵了,被带上来时,眼泪鼻涕直流。
    “好汉爷,你们要多少金银粮食,直接开口,我定给你们,请高抬贵手。”
    谢迁冷哼一声,“狗汉奸,睁开你的狗眼,瞧瞧老子是谁!”
    孙之獬在火光中打量眼前人半天,都没认出来。
    “我便是谢迁,当年也叫过韩迁。”
    谢迁愣了下,想起来了。
    天启年间,大清河水灾,许多百姓逃到淄川这边,当时不少士绅趁机买了许多丫头做奴婢,也趁机收了许多流民做佃户,说是佃户,其实相当于卖身给他们的长工。
    他们给他们借粮,然后招为佃,可这粮贵如银,吃了这粮虽能活命,但要还清可不易,当年孙韩等家也是如此这般,趁机放贷买人,甚至趁机低价收田等。
    谢迁一家也是如此,谢迁的一个妹妹被韩家买走,还有一个姐姐被孙家买走,卖了两个女儿,也不过换到一点点粮,根本难以在灾年维持下去,最后不得不向韩家借粮,然后做了他们家佃户。
    谢迁恨韩家,也恨孙家。
    因为他们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,他的妹妹在韩家没几年就被折磨死了,姐姐被孙家买走,最后又被他们转卖,卖哪去都不知道了。
    孙之獬有些慌乱,赶紧求饶,“原来是谢将军,当年家里管家把令姐卖掉,我实不知情,我当时还在北京为官,但这事确实是我家不对,我一定让人去查此事,一定把令姐找回来,还有,我愿意赔偿,我赔一千两银子给你······”
    “闭嘴!”谢迁愤怒的吼道,脸胀的通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