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牛84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重回七零首富小媳妇 > 第四百七十六章 尾声
    “大家伙儿,从今天开始,凡是在我们名下的所有店铺购买商品的,都会由我们来代替大家捐赠每笔订单的百分之五的金额,这个钱我们会当场放到助学活动的捐赠箱里面,欢迎大家伙儿一块儿来监督,但凡发现我们没做到的地方,直接十倍订单金额的捐赠,我孟悠悠说话算数,请大家伙儿一块儿做见证。”
    超市的总店门口人流量是最大的,孟悠悠干脆把宣传的地方放在了这里,等到人差不多了的时候,直接拿着大喇叭喊道。
    “说得简单点,就是你们来买东西,我们来替你们捐款,而我们的所有商品的售价并不会上涨,意味着是我们拿自己的利润出来支持助学活动。”
    孟悠悠见有人不明白,又换了个说法,把话说得没那么复杂。
    这是针对所有顾客的,大家伙儿一听自己买东西还能做好事,都乐了,“啥时候开始呀?”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,从现在开始,”孟悠悠笑了笑,回答道,“没有期限,任何时间点都可以。”
    有人听了立马就进了超市,随便拿了几样家里经常需要用到的物品,想着放在那儿也不会过期,先买回去看看再说。
    他走到收银台付钱,几样东西加起来刚好是一块钱,钱才刚递出去,那边立马有人拿着他的发票对外喊道,“这位顾客捐赠五分钱。”
    外头站在捐款箱旁边的店员便拿着钱放进捐款箱里,一系列动作做下来,旁边的人都乐呵呵的,没想到自己这是真的可以通过买东西来捐款了?
    一分两分的看着没有多少,可是孟悠悠他们名下那么多的店铺,每天交易的订单量摆在那儿,点滴汇聚起来也不在少数,更何况是没有期限呢?
    “另外,为了更好的支持助学活动,我们代表名下所有店铺捐赠一百万元,用于乡村学校的建设,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农村的孩子,也有机会可以走出来,感受外面世界的美好,今后可以有能力支援家乡建设,我相信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下,一定可以让我们的农村越来越好。”
    这些话,孟悠悠不仅当众说了一遍,等到记者闻声来采访的时候,她又给说了一遍,几句话翻来覆去的说,有时候反倒显得真诚,起码在别人眼中是这样的。
    一百万块钱,这个数目在很多人眼里基本上是个天文数字,对于第一个能捐出这个数额的人,孟悠悠自然引起了很大的关注。
    不仅各个报社都跑来采访争相写报道,而且电视台特地还给孟悠悠做了一期专访,连带着以前的那些事迹一块儿剪辑,等到播出的时候,大家伙儿这才想起来原来孟悠悠曾经过得也不如意,生在农村,长在农村,可是依靠自己走出来之后,心里始终都没有忘本。
    优秀的人值得他们称赞,感恩的人值得他们敬佩,哪怕孟悠悠是个年轻的女同志,可是再也没有人敢轻视她,提到她的名字的时候,只有尊敬二字。
    “虽然我们都知道,你的生意做得很大,可是说句大实话,没有人会嫌弃钱多,你和你二舅一块儿捐了一百万,你先生也紧随其后捐了五十万,你妈妈则捐了二十万,这么大的数额,为什么不想着都留给你们的孩子呢?”
    采访到最后,高涵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,可能是彼此都认识,所以她说完也没有觉得不大妥当,而是在静静的等待她的回答。
    “我的孩子我已经留给了他比金钱更重要的财富,他的人生起点比别人高,这是我给他的,但是最后能走到哪一步,这个要看他自己的能耐了,”孟悠悠笑了笑,回答道,“而且我相信等他长大了,会为我今天所做的这些而感到骄傲的。”
    采访结束之后,孟悠悠婉拒了所谓的颁奖仪式,直接和姜川一块儿去火车站了。
    到达陆乔年所在的城市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了,孟悠悠想着晚上上门打扰不大好,于是决定先找个招待所住着,等到明天上午的时候再过去也不迟。
    她这还是第一次来这边的城市,和印象中的样子相差了太多,要知道s市的江东都没来得及发展,更别提这里了,所以等待他们去做的事真的有很多。
    “时间还早,我们去外面转一转吧,”孟悠悠瞅了眼外面的天色,提议道。
    这还是生完孩子之后,她和姜川两个人第一次单独外出,离开b市的时候,看到姜景在那儿朝他们挥手,孟悠悠心里还有点舍不得,可是现在到了这儿,那些情绪反倒没有了。
    “百废待兴这个词用在这儿很合适,再过几十年,这里理应会发展得很好,”姜川牵着孟悠悠的手在马路上蹓跶,感慨道。
    孟悠悠挑了挑眉,并不意外他能有这样的看法,顺着他的话说道,“是呀,我看你倒是有不少私房钱,要不考虑在这边多买点地?”
    她知道姜川所投资的两门生意都很赚钱,而且比起她来说赚钱要轻松许多,一个陆屹舟一个赵南,每天嘴里嚷着事情太多,可是做起事来,比谁都要积极,所以这才一两年的时间,他的店面都已经开了十几个城市,扩张速度之快一点也不比孟悠悠的辅导班慢,更别提还有和刘锦芳一块儿合作的化妆美容店了,最近都开始折腾自己开工厂了,可见也是赚了不少钱。
    “我买和你买有什么区别?”姜川有些好笑,“地就摆在那儿,买来后你想做什么还不都看你的意思么?”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要是你的用处比较大,肯定得先紧着你才对,”孟悠悠故意道,“毕竟你可比我聪明,比我会挣钱呀。”
    “我学的是经济,你学的是教育,这能一样吗?”姜川找了个好的理由。
    “那以后你们搞经济的,可以多多支持我们搞教育的呀,只有我们一块儿齐心协力,这样才能让国家发展的更快更好,”孟悠悠看着周围的景色,感慨道。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真的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多,有时候总觉得自己达到了所定的目标,可是到头来却发现还是远远不够,这种不够总是在督促她不断的想着往前走,向前冲。
    “孟悠悠?”
    孟悠悠正出神想着什么,忽然就听到背后有人在喊她,一转头就看到了一张记忆深处的脸,明明才两三年时间没见,偏偏感觉已经过了大半辈子。
    孟晓萍倒是很惊喜,“你们怎么来这里了?这是过来玩的?也不对呀,你们应该还有两个多月才毕业吧。”
    “我们过来这里有点事,”孟悠悠没有说得太具体,只是含糊道,“倒是你,怎么在这里呢?”
    “我们学校的学生最近都在响应你发起的支教活动,我也报名参加了,不过却不大想回孟家湾,所以就来了这边,”孟晓萍解释了几句,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,如实道。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孟悠悠应了声,她想说孟富已经不在孟家湾了,可是话到了嘴边,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来。
    明明身上流淌着同样的血脉,可是她们姐妹俩站在这儿却并没有多少话说,寒暄了几句之后,忽然就沉默了起来。
    “悠悠,谢谢你,如果你当初没有帮我,或许我还在孟家湾,甚至已经结婚嫁人了,”孟晓萍说这话的时候,透露着真心。
    类似的话她之前也说过,可是读了几年书之后,孟晓萍对自己的命运认识更加深刻,她能有今天,靠的不是自己,更不是她的父母,而是曾经最讨厌的人。
    “不,你应该要谢谢你自己,如果你没有想着反抗,我做再多也不行,”孟悠悠轻轻的摇了摇头,回答道。
    对她说谢谢的人有很多,可唯独对孟晓萍,孟悠悠觉得自己并不能当得起这一声谢谢,她之所以愿意帮她,最开始并不是出于真心实意,哪怕是现在,她也不想因为一声谢谢而重新让彼此有了联系。
    原主曾经经受的那些委屈,她没有资格代替她去说原谅,所以彼此当做是不认识,这是最好的结果。
    孟晓萍看着他们转身离去的背影,一直目送着他们走过拐角,然后才收回了目光,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依旧是谢谢。
    即便孟悠悠不想要和她有所牵扯,可是在孟晓萍心里,最感谢的人仍然是孟悠悠,年少无知的时候所做的那些事,如今也只剩下了后悔,她会用余生来弥补。
    “你还在想她?”姜川对孟悠悠的情绪感知最敏感,想了想,直接问道。
    “我在为她感到高兴,能够有勇气走出过往,迎接未来,这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,”孟悠悠想到以前发生的那些事,说道。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想多帮帮她呢?”
    “帮得了一时,却帮不了一世,而且,你看她需要我帮忙吗?”孟悠悠轻声笑了一下,回答道。
    如果孟晓萍真的想要她帮忙,那也不可能是现在才提出来,再说了,如今的孟晓萍可不再是以往的她了,连生死都经历过的人,理当是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。
    陆乔年见到他们的时候,表现的比任何时候都要高兴,作为恢复高考之后b大最优秀的两个学生,他和所有的老师一样,心里只有欣慰。
    出国一趟不容易,能学成知识还回国的人,那就更不容易了,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都在想着往国外跑,认为国外发展比国内好,人才流失越发的严重,陆乔年没有办法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,也不能谴责那些人不该往所谓的高处走,能做的只有尽力呼吁了。
    “你们出国一趟,收获的倒是不少,能够把所学的知识都用在实处,让更多的人能够体会到,这样才不算是浪费,”陆乔年想起孟悠悠所做的这些事,说道。
    “陆教授,我会尽力的,”孟悠悠把在国外的情况都和陆乔年当面说了一遍,然后回答道。
    “你热爱这个行业,对学生有怜悯之心,能够设身处地的为他们着想,再过一些年,你的成就不会比我小,”陆乔年有些感慨,“真是青出于蓝呀,孟悠悠同志,你真的很不错。”
    能得到陆乔年这样的一句夸赞,其实是很不容易的,他不是一个容易情绪外露的人,平时哪怕是对家人朋友,也不是轻易夸人的,可是唯独对孟悠悠,陆乔年是发自内心的喜欢。
    这种喜欢,是老师对学生的爱护,也是长辈对晚辈的关心,如果他能再年轻十岁,陆乔年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带领孟悠悠进步得更快,而不是现在有心无力,只能尽力的提点了。
    “陆教授,你这样夸赞我,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”孟悠悠是第一次听到陆乔年这样说,不禁有点受宠若惊。
    出国一趟,除了让她对国内外的教育差距认识越发的深刻之外,也让孟悠悠清楚的知道陆乔年这几个字的影响力,在教育界,别人或许不知道b大这个学校,但是却曾听说过陆乔年的名字,甚至在许多国外的学校里,会留有陆乔年所编写的教材,可见影响力之大。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”孟悠悠正想着教材,就听到陆乔年继续说道,“我们最近所用的教材是十几年前所编写的,前段时间教育部打电话来问过我能不能贴合实际改编新教材,我当时想着要等你回来再说,所以一直没有给他们明确的答复。”
    孟悠悠这下是真的惶恐了,虽然这几年她一直都在努力学习文化知识,可是自己有几斤几两孟悠悠还是清楚的,让她参与到学生教材的编订当中来,孟悠悠觉得自己还不够格。
    “你别拒绝,我已经替你报名了,不出意外的话是会选中的,”陆乔年不等她说话就抢先道,“做得好不好不重要,能做多少也不重要,你就当给自己一个锻炼的机会,为以后积累经验吧。”
    陆乔年的话说到这个份上,孟悠悠也没法再说不了,只能点头道,“陆教授,我会尽力的。”
    “你放心,这一次我还可以带着你一块儿,”陆乔年笑了笑,安慰道。
    原本他是拒绝教育部的提议的,因为陆乔年的身体支撑不了高强度的工作,可是想着能提携这些后辈,带着他们尽快的接手工作,陆乔年又觉得自己可以试着做一做。
    孟悠悠有些担心,偏偏她左右不了陆乔年的想法,最后只能道,“那陆教授,您得答应我,所有的杂事都交给我来做,你千万不能熬夜,不能不注意休息……”
    孟悠悠叭叭说了许多,陆乔年都在认真的听着,间歇点点头,最后不忘笑道,“放心,我都听你的。”
    陆乔年会不会听她的,孟悠悠不知道,只是她想在正式参与编写之前,先按照她自己的经验拟写一个大概的目录,不是借助学习系统网站,而是自己一本资料一本资料的翻找。
    这个工作量势必会很大,可是孟悠悠觉得她如今有的是时间,也不缺精力,如果不趁着年轻的时候尽量的多做一点,那么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,也不能让陆乔年真的放心。
    告别了陆乔年,孟悠悠和姜川特地绕去了y市一趟,那边的服装批发市场和服装厂都交给了黄晓琴和柳江林帮忙看着,偶尔吴青柏会过来转一趟,所以也不至于会出什么大的岔子。
    没有直达的火车,孟悠悠他们得转一次车,趁着还有时间,她干脆拉着姜川一块儿出站,在外头转了几圈。
    “你看看那边,我怎么觉得那两个人有点眼熟啊?”孟悠悠在找饭馆,可是饭馆没有找到,却看见了几个似曾相识的人。
    姜川的脸色没变,“就是他们两个,你想去打个招呼吗?”
    许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看他们,孟富一抬头就看到了孟悠悠,依旧是记忆中的那张脸,他立马咬牙切齿的跑了过来,“孟悠悠,你害的我们好苦啊……”
    说什么能带他们去国外,结果却来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每天除了能蹲在这里乞讨之外,孟富和孟晓荣压根就没法做任何事。
    “我们走吧,”孟悠悠不想搭理他,直接转身往前走。
    可是孟富好不容易看见了能救命的人,虽然心里再讨厌孟悠悠,也想着她能帮帮他们,不敢伸手直接拦住,于是干脆小跑着绕到前边,啪的一声跪了下来。
    “孟悠悠,求求你救救我……我想回家……”
    旁边过往的行人不多,可还是有几个人见状围了上来,想着能够看热闹,而孟富和孟晓荣压根就不在意别人的眼光,依旧跪在那里,嘴里念念有词。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不认识这个人,麻烦大伙儿帮我找公安同志过来吧,”孟悠悠不耐烦陪他们纠缠,只能对旁边的人说道。
    谁知孟富和孟晓荣听了要找公安,吓得立马就跑了,就连他们手里头拿着的破碗掉在地上也顾不上去捡,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眼里,越发的相信孟悠悠的话,看来这对年轻人只是被两个叫花子给缠住了呢。
    孟贵下了工,浑身都酸疼的厉害,好不容易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步的走到桥洞底下,却看到孟富父子慌里慌张的跑回来,连忙问道,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
    孟富顾不得别的,拉着孟贵就要往回头跑,“我们看到孟悠悠了,她不愿意认我们,但你是她爸,肯定会帮你的,我们能不能回去,就看她了……”
    一听是孟悠悠过来了,孟贵也顾不上身上不舒服了,赶紧跟着一块儿往车站的方向跑,可是在外头绕了一圈又一圈也没瞧见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