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牛84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小妖娆 > 第二十八章 大结局(感谢陪伴)
    楚烠抬起眸来,一双墨色深深的眸子,落于远处毫无坐相的水夭夭,深邃得仿若无底的黑洞,似乎是想将那个娇小的身影完全融入其中。
    锦绣江山?不过尔尔。
    他这般不愿再看戏下去,只是因为,凰奕不该,碰到水夭夭。
    据说,龙的身上,有着无数坚硬无比的鳞片。
    唯有那么一片鳞片,在龙的喉部以下的部位上存在着,称之为有“逆鳞”。
    触碰逆鳞的疼痛,会让那龙,被激怒。
    如果不小心触摸到这一部位,必定会被激怒的龙所杀。
    事实上,每个人的身上,或许都有着这么一片逆鳞的存在。
    触之,则杀之。
    而对于楚烠来说,水夭夭,就是那一片逆鳞。
    ——
    两方的对立,一时间,气氛格外地冷滞。
    “给朕杀!—”凰奕猛地一挥手,看着那一方站立的楚烠,眸子里快速地掠过一抹阴狠——事已至此,唯有杀了楚烠,才能护住这江山。
    身后的精兵暗卫,得了凰奕的命令,齐刷刷地举着手里的刀剑,就向着这边冲了过来。
    楚烠没有开口,青翼卫跟东厂的厂卫,早就随之而动,齐齐地迎了上去。
    下一瞬,明黄色的身影,伴随着凛凛的剑光一闪,跟那道暗紫色的身影,对了上去。
    水夭夭坐在那华盖伞轿下,却是没有丝毫准备出手的意思,她知道,楚烠是不想她插手的。
    这是他想一个人解决的事情,就由着他就是。
    水夭夭这是第一次,看见楚烠用了剑作为兵器,不过一把寻常的三尺青峰,从青翼卫手中接过来的。
    凰奕跟楚烠,一前一后闪出手腕之中的剑光,霹雳一般疾飞向对方所在的风中,破碎一样的寒光清辉,在一跃而起的半空中跳跃起来。
    凰奕此时,为的是守住这锦绣江山,而楚烠此时,为的是护住一方天地。
    二人,势必,只能有一方幸存。
    水夭夭连眼睛都不敢乱眨,虽然她相信楚烠,可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,紧紧跟随着那一道暗紫色的身影。
    手上的具体动作看不太清,只听得那破碎一样的寒光碰撞,搅动了那弥散在天空里的声音坠落下来。
    而这漫天凛凛似雪的剑光之下,则是无尽的厮杀,凰奕手下的精兵暗卫,跟楚烠手下的青翼卫。
    浓郁的血腥之气,渐渐地,在这一方天地里蔓延开来。
    水夭夭不喜这气息,只是脸上的表情并没有表现出来,静静地看着上空交缠在一起的两道身影。
    不知道持续了多久,久到底下的厮杀都渐渐归为了平静。
    终于,再次不约而同的一跃而上,暗夜之下,那一弯皎洁明亮的月牙儿,似乎都被这肃杀的气息,给蒙上了一层薄雾。
    那剑气,都已经到了崩溃的极限。
    那快得只能听见的战斗,终于耗尽了那闪电般的速度,其中一人突的一震,随即从半空中跌落下来,跪倒在地,唇角涌出鲜血蜿蜒。
    而另一道颀长身影,则是轻飘飘地落了下来,定定地站着。
    是楚烠,胜了。
    水夭夭心间一松,随即又恢复了那淡然的表情,等待着楚烠解决好这一切。
    “咳咳—”满是压抑地低咳了几声,凰奕以手撑地,支撑着自己的身子没有倒下,只是蜿蜒而下的大片鲜血,很快,就将那明黄华服的衣襟处给染红开来,远远看上去,就好像在胸前盛开了一朵艳丽的红莲。
    凰奕手下的精兵暗卫,已经悉数都倒地,死的死,伤的伤,楚烠手下的青翼卫,同样付出了不小的代价,有折损的,也有首身负重伤的。
    “咳,这江山,是,朕的!—”即便是到了此时此刻,凰奕的心里念的,居然还是这什么劳什子的江山。
    水夭夭不懂,为何这江山权势,就能让无数人趋之若鹜,就算是手染无数鲜血,就算是抛出性命,也都是在所不惜。
    这一刻,她有些看不懂凰奕。
    楚烠却是没再开口,也没再看那地上似陷入癫狂一般的凰奕,只是撩了撩锦衣的衣袖,迈着不疾不徐的步子,缓缓向着水夭夭走来。
    一袭暗紫色的锦衣,依然是平整顺滑,没有什么可以看见的褶皱,颀长清瘦的身形,看上去似褪了一分暗沉阴郁的戾气,五官眉眼,恰似那倾洒下来的如水月光,凉淡到让她觉得心间一疼。
    水夭夭抬眸,看着缓步而来的楚烠,却是伸出手去,从楚烠的腰间,将自己的手环了过去。
    不是楚烠抱住了她,是她,水夭夭抱住了楚烠。
    她想,她已经懂了楚烠,不是那种高处不胜寒,而是本就处在冰里。
    楚烠他,隐忍的太多,也承担背负了太多。
    这个人所到达的高度,是她,没办法够着到的,因为,她没有经历过。
    可是,她能感受到,正因为如此,才会让他心疼,心疼到就想这么抱着他。
    “楚烠。”水夭夭将头埋在楚烠的肩头,感受着那环绕在鼻尖的甜腻香气,轻轻浅浅地唤了一句。
    楚烠垂眸,潋滟着无尽芳华的墨眸,诡美到让人不敢直视。
    同样缓缓伸出手去,却是环住了水夭夭的腰身,绯红似染血的唇瓣微微一动:“嗯,本督在。”
    水夭夭蹭了蹭楚烠的肩头,又像小狗似的嗅了嗅楚烠身上的气息,这才抬起眸来,对着楚烠眉眼一弯:“回去吧,这里的味道好难闻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环着水夭夭腰身纤白如玉的大手,微微紧了紧,楚烠颔了颔首,喉间溢出温温的一个字音来。
    话音落下,楚烠跟水夭夭,再也没有多说什么,颀长的身形护着娇小的身影,一同缓缓离去。
    满地血污的狼藉之中,唯有陷入癫狂之中的凰奕,嘴里犹自不甘心地念叨着什么。
    下一瞬,那道明黄华服的身影,身子猛地一颤就像再断了线的风筝,赤红着一双眼,向后倒了下去。
    如洗的月色之下,那缓步离去的两道身影,看上去只带着莫名的和谐之意,似乎连这一片天地里浓郁的血腥之气,都冲淡了不少。
    翌日,从皇宫内传来一道昭告全帝都的圣旨——天子凰奕,突发恶疾,暴毙驾崩,另,国不可一日无君,由凰奕膝下唯一一子凰爵继承皇位,只是念其年幼,由当今九千岁督上大人摄政,与满朝文武百官一并辅佐。
    水夭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正好收到了绮里言跟百里歌即将大婚的请柬。
    本来先皇驾崩,是不能兴办红事的,只是新皇登基,大赦天下,刚好给了一个契机。
    不得不说,此时此刻百里歌跟绮里言的婚礼之事,来的恰到好处。
    本来先皇驾崩一事对帝都百姓来说就来的太过蹊跷,私下里也都是猜测纷纷,借着百里歌跟绮里言的大婚之事,倒是能够盖过那满是压抑气息的风头。
    绮里言跟百里歌都是身份出众之人,郎才女貌,自然是一段佳话。
    虽然时间赶得有些急,却是准备得并不仓促随意,也是格外地热闹喜庆。
    那一日的夜晚,整个帝都都是张灯结彩,无比绚烂夺目。
    水夭夭收下了请柬,却是没有去参加那一场婚礼,只是派人送去了贺礼。
    是夜,水夭夭飞身跃上了府邸之中最为高耸的那一阁楼屋顶,负手而立。
    夜色很好,清淡如水。
    九千岁府邸,这一处阁楼乃是绝佳,地理位置极其优越,还可将整个帝都尽收眼底。
    水夭夭抬眸,遥遥看着太傅府那一端,连天都染红了一小片,若是仔细去听,耳力好的还能听见那若有若无的热闹喧嚣。
    “绮里言,新婚快乐。”——
    水夭夭默念出声,阵阵夜风,不燥不凉,恰到好处,带起些许脑后的青丝微微飞扬。
    里雨,你看,一切都在变得越来越好。
    绮里言跟百里歌大婚,太傅府跟丞相府从此结为秦晋之好,就算朝代更迭,也是无虞。
    真好,她现在觉得,很轻松。
    从那一方收回视线,水夭夭迎风而立,只觉得那夜风拂过脸颊,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。
    空气间,多了一抹甜腻惑人的香气。
    楚烠不知何时也上了屋顶,颀长妖冶的身形,就立在水夭夭的旁边。
    水夭夭知道楚烠就在旁边,却是没有急着转过头去,只仰着脖子,又看着那无边夜幕中,眨着眼睛璀璨而又夺目的星辰。
    亮晶晶的星辰,像宝石似的,密密麻麻地撒满了辽阔无垠的夜空。乳白色的银河,从西北天际,横贯中天,斜斜地泻向那东南大地。
    “真好看。”水夭夭伸出手去,抚着那似乎近在咫尺的星空,不由地低低轻喃了一句。
    在水国,是没办法看到这样美的星空的。
    以前,她还从来都没有欣赏过,原来只要一抬起头,就能看到这般美的风景。
    楚烠却是没有随着水夭夭的视线一同看向那星空,深邃似漆又仿佛缀着星星点点,就好像这无尽夜幕中的星辰一般,视线落于水夭夭的身上,绯色的薄唇动了动,从喉间溢出低低的一句来。
    “夭儿,跟本督成亲可好?”——
    淡淡的一句,似乎没有带着过多的情绪,唯有那五官眉眼,皆是张扬而又炽烈的娆色,就这么注视着水夭夭。
    水夭夭偏过头去,看着夜色下直直站立的楚烠,对上那一双眸色深深的眼睛,微微一滞。
    成亲么?
    听起来,似乎不错。
    “好。”炫红的唇瓣勾出个同样张扬而又炽烈的弧度来,水夭夭眉眼一弯,笑靥如花。
    楚烠抿唇,纤白如玉的大手,缓缓执起水夭夭的小手,分毫不差地包裹在了手心。
    十指交握,大手与小手,契合的恰到好处。
    楚烠,我现在不后悔了。
    不后悔救过你,不后悔来这帝都,所有的一切,跟你有关的一切,我全部都不后悔。
    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