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牛84小说网 > 未分类 > 第十张脸 > 第五十六 城里人、外村人
    所以,在当年的入室盗窃案中,究竟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真相被掩盖。
    宁青随后想起张广盛对张德满与杨芳的区别对待,觉得,或许可以从这方面入手。
    转身折回大堂,弯腰捡起杨芳的灵牌,轻轻擦去灰尘。
    望着烧焦的印记,褪色的名字,眼中星河流转,神情似有所得,旋即向柴房走去。
    杨芳的灵位是张家明在取柴时发现的,说明在很早之前便被人抛弃到此处。
    这个人会不会是张广盛?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低头看了看王广生的尸体,仔细一琢磨,还真觉得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    王广生给张德满立碑时,碑文刻的是‘慈父张德满’和‘孝子张广盛’,而杨芳的碑文则是‘吾母杨芳’和‘张广盛立’。
    区别在于一个有前缀,一个没前缀。
    墓碑上的称呼前缀可是不能乱用的,它有着严格的记载意义。
    ‘慈父’和‘孝子’代表了逝者与立碑人的关系,以及逝者生前对立碑人起到的意义,同时也表达逝者在立碑人心中的地位。
    ‘吾母’并不是一种尊称,只能简单说明她是立碑人的生母。
    更有趣的是,在立碑人落款这一行,张广盛没有给自己加上‘孝子’前缀。
    说明他十分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杨芳的子嗣。
    而宁青一路所见到的,祭拜时的差别对待,灵牌不上神龛,这些事实也在证明张广盛确实不想当杨芳的孝子。
    将灵牌丢弃在柴房,恐怕也是有意为之,其目的估计是为了将杨芳的灵牌当成柴火烧掉。
    这一个举动不亚于挫骨扬灰。
    综合以上种种,不难看出张广盛对生母杨芳有着滔天恨意。
    宁青眼中闪过一抹不可捉摸的有趣神色,在过去的无数个19号中,他从张家明口中得知一条极为重要的信息。
    入室盗窃案还没发生前,张德满一直在王广生(张广盛)的童年中,扮演着严父角色,而杨芳才是‘慈母’身份。
    因此,王广生小时候一直很惧怕父亲,倒是对母亲颇为依赖。
    而现在,在张德满与杨芳去世后,王广生对待他们的方式却完全相反。
    ‘严父’变成了‘慈父’,‘慈母’变成了‘吾母’。
    不难看出,王广生当年肯定是遭遇到无法接受的事情,否则也不会在一朝一夕间扭转想法。
    直接导致对母亲杨芳的态度,从极其依赖变成无比憎恶。
    而态度发生转变的时间点,所有的线索无一不在指向二十年前的19号,发生入室盗窃案的夜晚。
    问题来了,当年到底发生了何事情,才会令王广生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。甚至可以说是极端。
    现在推理出的结果是,
    入室盗窃案发生前,王广生与母亲杨芳关系极好————盗窃案进行时(具体经过未知)————入室盗窃案发生后,王广生对母亲杨芳充满怨恨。
    直接导致王广生产生极端心态,并在离村前将阴暗一面彻底割弃。
    现在的问题是,当年的真相经过时间掩埋,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晓具体发生过什么。
    而这恰恰是最重要的一环,不弄清这点,便无法知道导致王广生蜕皮的真正原因。
    宁青颇感头疼的揉揉太阳穴,在线索缺失的情况下进行分析推理就这点不好,费脑子。
    想想...
    想想...
    在想想...
    还有哪些对方被忽略。
    蓦地,眼中闪过一丝亮光。